新闻资讯

口罩要满足市场需求,难在哪儿?

2020-03-25 10:53:06 admin 23

“到处买不到口罩了。”李鹏对连线Insight这么说道。

  他原本家中囤了一些口罩,但没料到,这么长时间来再也买不到一只口罩。

  1月20日,钟南山在央视连线采访中提到,“新型冠状病毒可以人传人”后,药店和电商平台的口罩快速售罄。正值春节期间,很多工厂的产能也并未恢复。

  李鹏原以为春节假期过后,口罩会好买些,但市场上口罩的供应一直没能恢复。从N95到一次性口罩,他试了很多次,但“抢不到、价格太高、物流跟不上”等等,让他放弃了在国内买口罩的想法。

  李鹏最终选择了一位韩国代购购买了规格为KF94的口罩,“这种口罩的规格跟国内的N95相似,但在价格上会便宜很多,大概5块钱一个,就算最近涨价了也就10块钱左右。”不过,他同时表示,这批口罩最早也要等到2月8日才能拿到手。

  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面前,口罩是防御病毒传染的一道重要防线,但当下,供应上的缺口、物流方面的不足,并未给足人们安全感。

  在这背后,疫情还在继续蔓延。

  新浪新闻实时动态追踪数据显示,截至2月6日16时37分(北京时间),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患者全国确诊28120例、疑似24702例、死亡564例、治愈1307例。

 在这种情况下,出门依然有风险,如何早日实现口罩的有效供应,是近期公众关注的焦点。

口罩

  1

  为什么难买?

  武汉封城的第二天,李鹏的家人去到了附近的药店,想要买一些N95的口罩,但药店老板告诉他们,“早就卖完了,没货。”李鹏回忆起来,药店老板告诉他们,他们一般在早上七八点就会出去进货,但还是供不应求。

  同样“劝退”求购者的,还有被越炒越高的价格。“价格高峰的时候,一个N95的口罩要35块钱,一千块钱只能买几十个。”李鹏这么告诉连线Insight。

  这场“口罩争夺战”的背后,供应端才是真正的掣肘之处。从库存到产能,一众口罩生产商面临着考验。

 湖南一家药品销售公司的负责人曾经告诉潇湘晨报记者,在湖南,很多厂家的口罩分为两条线,一个是医院,另一个是药店,“要先确保武汉和医院等一线,之后才会到市场,也就是药店。”

  这位负责人表示,他们公司主要是从河南新乡的一家口罩生产厂家拿货,但“那边的厂区一天能生产超过100万只口罩,不能随便发给我们,都是先进医院,或者发往武汉的多。”他这么说道。

  需求激增,很多口罩生产厂家不得不提前结束春节长假,快速反应。

  廖佳明是四川恒明医疗器械有限公司总经理。从1月23日起,他以三倍的工资召回了已经放假的工人,这些工人采取三班倒的工作节奏,24小时不停歇地生产医用口罩。

  但他还是遇到了新的问题。此前接受天下网商采访时,廖佳明指出,无纺布、滤芯是生产医用口罩、N95等口罩的关键原材料,在产能瞬间扩大的同时,原材料的缺口也在扩大。“恒明医疗年前囤积的原材料可生产三四十万只口罩,现在早已经用完了。”他这么说道。

  3M中国有限公司的某位高层也曾在朋友圈写道:“3M的手里也没口罩存货了。”他同时表示,“工厂的备货、原材料供应都是按月做的,需求一下子来百倍,我们也做不出一年的量。”

  生产出来的口罩,同样要经过检验合格才能顺利出厂。一位医疗器械领域的从业人员告诉每日人物,“生产出的口罩要按规定放置14天,检验合格才能出厂,这个流程时间是国家规定的,没办法缩短。”这无疑又增加了口罩流向市场的时间成本。

  综上所述,早期的库存紧张,让口罩此类医疗资源更多地向防疫一线倾斜,而即便是在后续产能加大的情况下,原材料的紧张、产品从生产到检测合格之间的时间真空期、物流困局,都给口罩的供应加大了难度。

  2

  产能跟得上吗?

  “目前,口罩产能回复率已达60%左右,一天的产量超过1000万只。国办近期发出紧急通知,要求地方政府迅速组织当地重点物资企业复工复产。我们相信今后复工率将明显提高,市场供给将有所改善。”工信部消费品工业司副司长曹学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如此说道。

  疫情面前,全国范围内的口罩生产厂家都紧急复工,以求尽快补上当前的供应缺口。全国范围内,以省为单位,口罩复工大潮正在进行中。

 江西省南昌市进贤县的南昌朝阳医疗保健用品有限公司生产车间里,工人在加紧生产口罩,图源网络

  浙江省经信厅1月30日发布信息称,为保障市场口罩供应,缓解供求紧张趋势,从1月30日起,浙江在每天供应8万只口罩的基础上,再增加50万只口罩的供应;

  1月28日举办的广东省疫情防控第二次例行发布会上,广东省工信厅厅长涂高坤表示,截至1月27日24:00,全省29家口罩生产企业已经复工22家,复工率达到76%;

  1月30日,上海市经信委总工程师刘平公开表示,经过初步统计,上海共有口罩及辅料等生产企业17家,经过督促动员后,已经全部复工。他表示,春节前,上海每天口罩产量大约在40-50万只,1月27日恢复到日产80万只,1月28日上升到110万只,到1月30日,全市产量预计超过140万只。

  ......

  不仅如此,在各地复工的企业中,不少工厂都采取了24小时投产的强度。国际金融报报道指出,截至目前,全国范围内的口罩日产量已经超过1800万只,接近我国口罩的日最大产能——工信部部长苗圩近日在天津调研时透露,我国口罩的最大产能为2000万只。

  即便如此,在庞大的需求量面前,口罩的市场供应仍然面临着压力。

  在财新网的一篇报道中,广东酌希供应链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刘昌华估算,假设现在口罩是5000万人的需求,按照每个人每天2个的使用量来估算,一天的需求量便是一个亿。这无疑远远超出国内生产力负荷。

重压之下,在全球范围内寻求口罩以及原材料供应,是一个新的解法。工信部在1月30日的公开回应中表示,“我们除了国内的生产,也在推动国际采购,以满足全国疫情防控需求。”

  政府出面的同时,国内的一些互联网企业已经开始了国外采购。

  以阿里巴巴为例。1月30日上午11时,阿里巴巴全球采购的首批N95口罩等医疗物资,由东方航空旗下东航物流承运,从印度尼西亚抵运上海浦东国际机场。

  而就在同日,从韩国首尔起飞的东航MU5042航班,同样载运着阿里采购的1180公斤、70余万件医疗物资,于13时50分落地浦东。

  在阿里巴巴和东方航空的这次合作中,双方在印度尼西亚、韩国、以色列、俄罗斯等14个国家,形成了医疗物资全球采购与全球运输的对接,这在很大一部分程度上缓解了国内在医疗物资上的困境。

口罩

  3

  运输难题怎么破?

  春节期间,运输成了一个难题。

  在1月25日,针对武汉等地的疫情,中国邮政、顺丰速运、京东物流、中通快递、圆通快递、申通快递、韵达快递、百世快递、德邦快递以及苏宁物流等国内的快递公司便纷纷宣布,将开通全国各地驰援武汉救援物资的特别通道,全力保障疫情防控的相关物资运输。

  但几天以来,捐赠和援助物资调拨、运转不畅通,物资运不进武汉的消息在社交平台时有出现。而以武汉为中心,很多周边城市也面临着有物资但收不到的情况。

  黄冈市黄梅县红十字会工作人员陈显1月28日告诉《华夏时报》记者,“现在由黄梅县防控指挥部统一负责接收社会各界的捐献,但现在进不来。”

  他指出,截至1月28日,黄梅县接受的意向性捐赠,有口罩39万个,手套3.2万双,防护服1850个,这些都是准备发快递或者已经发快递的,如果能到的话,这将极大缓解一线医生的压力。

  但在湖北省内,医疗物资想要成功进入,需要经过重重关卡。受疫情影响,湖北省内此前实行了交通管制和封城等措施,市县一级交通多依赖通行证出入。而目前所募集到的医疗物资到达武汉之后,由各当地接收方派车辆借助通行证,才能去武汉拉货。

  根据每日人物的报道,武汉周边地区的路段几乎被封死,“乡村道路上被挖出一道道沟壑、堆起了石头和土坡。”一位某乡村主任就对此表示,大量的物资就这么被卡在了几公里的路口外。

  针对这些问题,1月30日,交通运输部新闻发言人、政策研究室主任吴春耕做出了回应。“交通运输部正在研究制定具体方案,准备在武汉周边设立若干个接驳转运中心承担转运任务。”

  对于普通人而言,今年春节期间,也很难收到快递。在电商平台和药店都买不到口罩、医用酒精等物资的情况下,不少有存货的人会选择给亲友们寄一些,朋友圈也偶尔会出现卖货的个人微商。但据连线Insight了解,很多快递尚未营业,即使是还在运营的顺丰,也不一定能够顺利寄出,有市民告诉连线Insight,朋友圈里看到有人在卖消毒液便下单了,但随后接到电话:“顺丰说有一些省市不能寄了。”

  截至目前,各大快递公司尚未给出详细的营业时间表,没人知道蔓延至全国的口罩短缺什么时候能够得到缓解。

  目前,各地推出了摇号买口罩的政策,厦门是首个线上摇号买口罩的城市,通过政务服务平台“i厦门”App实名预约,以夏商门店定点取货的方式向市民供应口罩。由于预约人数过多,“i厦门”App还一度崩溃。上海、合肥、绍兴等城市也推出预约限量购买的政策。